浪花

少女前線→1294/15M4(很多牆頭歡迎開發(??

cp接受度大 基本上甚麼都吃
QQ:2573296170

摸了一隻幼體化水手服94(.
今天也不會畫畫(茶

少前/酒酣耳熱(1294)

閱讀前請注意:
Bug很多,很多,很多。
用語混亂。
CP為AK12×AN94。
是存稿也可能不會填坑。
整體文風相當意識流。

前方大量OOC注意。

如果以上都能接受


↓↓↓

格里芬年終宴會。

會場裡到處都是指揮官和人形,也不乏許多大老闆,彼此交換著沒有感情的寒暄,也有熱情的說著好久不見的人們。

AN94穿著一襲藍色禮服,長長的裙擺在腳邊微盪,她和AK12代替安潔來和克魯格打招呼,她原以為AK12對這些沒有興趣,可是才三兩下,AK12就被上前邀舞的指揮官帶走了,留下她一個人閒的發慌。

AN94和AK12不一樣,AN94不擅長交流,只好在一旁擺出高冷的姿態,仍然有不少自信的男性向她邀舞,卻都被她禮貌而冷淡的拒絕了。

人形也不需要透過多精緻的食物來供能,“進食”對某些人形來說相當有趣,像是FNC喜歡巧克力一樣,但除了嘗味道以外沒有任何目的。AN94對食物沒有特別的偏好,如果可以,她能連續吃幾個禮拜的口糧都不會覺得膩,反而會因為省去了思考三餐的麻煩而感到方便。

她和這場宴會格格不入,只想一個人待在角落。

可惜角落已經被佔據了。

UMP45掛著往常一般的微笑,但熟識她的人都知道那是在尋找樂趣的表情,她向AN94點了點頭,畢竟曾經過幾次合作,AN94也不好拒絕,就默默的站在UMP45身邊。

「只有妳一個人真少見呢。」UMP45意有所指。

「唔。」AN94不知如何回應,確實這樣的狀況讓她有點不習慣,她總是跟在AK12身邊,AK12讓她做什麼就做什麼,也許在任務之外如此自由還是第一次。

「...12剛剛被指揮官帶走了。」AN94沉默了一會兒,決定這麼回答,至少這樣的回答還算是客觀事實吧。

「喔?」UMP45不討厭AN94,只是有時候她太過沒有主見的贊同AK12的觀點,讓她覺得有點煩躁,畢竟,相比這麼乖巧的AN94,404小隊裡面簡直充滿了各路的奇葩。

相對的,UMP45對AN94有點好奇,如果AK12的一切都無條件的接受,那,當她不在身邊的時候,AN94又會做些什麼呢?

「妳不去玩樂一番嗎?跟AK12一起?」出於某種好奇心,UMP45指了指會場上笑鬧著的人形們這麼說道。

「不了吧...。」AN94的聲音聽起來有點落寞。

AK12是否有意的留下她一人呢?如果是的話,又是為什麼?AN94望著歡樂鬧騰的會場,不明白12的用意。

UMP45見狀聳聳肩,從路過的侍者的盤子中拿了一杯飲料遞給AN94。

「就算這樣,還是試著找點樂子吧?嘗一點平時沒見過的東西意外的有趣喔。」

關心人確實不是平常的UMP45會做的事,她的妹妹,UMP9,更擅長這些,但是AN94實在是一個特例,她有些強硬的把杯子塞到AN94手中,便揮揮手離開了。

AN94拿起不算太大的酒杯晃了晃,淺綠的液體在燈光的照射下變得透明起來,透過酒杯看出去的世界就像漂浮在綠色的海洋。

雖然AN94不怎麼在意除了AK12以外的人,但無疑的UMP45的那番話讓她想起AK12,有趣...是嗎?AN94不懂為什麼AK12這麼喜歡有趣,但她知道自己的樣子絕對和有趣扯不上邊。

然後,有點賭氣的,AN94仰頭將那綠色的飲料一飲而盡。

因為是宴會上的飲料,AN94也沒多想,口感意外的苦澀,和外表晶瑩透亮的樣子有極大的對比,然後她開始覺得眼前的景象微微顫動著。

是酒...?AN94沒嚐過這種飲料,但靠著推理和猜測,和人類會有的反應,她覺得自己猜的八九不離十。

憑藉著意志力,AN94微扶著牆慢慢的走到門口,她一點一點的移動著,盡量保持著表情毫無變化,事實上,即使她不努力做出表情,她還是那張毫無變化的撲克臉,如果不是特別觀察很難發現她的異狀。

酒精對人形也有作用嗎?她不知道,也許這是某種特製的酒也說不定,AN94將身體靠在牆上緩解世界一片天旋地轉的不適感,她的心智雲圖一面運轉著思考該如何不被發現的離開這裡,一面她又想起了AK12。

如果是AK12的話肯定會知道自己喝的是什麼東西,肯定不會像她一樣粗心,更不會像現在這樣狼狽。

AN94覺得很難受。她是人形,照理說很難感到“難受”,除了被子彈貫穿時痛覺模組會同步擬真的讓人形感受到疼痛,她還真沒有感受過所謂的“難受”。

也許被子彈打穿還更好呢...,AN94自暴自棄的想著。

一陣陣暈眩感讓她的雲圖計算變得艱難,她開始失去自主能力,只能在快要倒下的那一刻掙扎著蹲下,確保自己不會直接摔到地上。

會場的門悄悄的開了,陰暗的長廊上突然亮了起來,然後又暗了,門被關上,穿著黑色禮服的人形走到意識模糊的AN94旁邊,一把撈起她虛弱的身體。

AK12身上的氣味瞬間包覆了她,戰術人形不會有自己的氣味,只會有長年在戰場上奔波留下的煙硝味,可是AN94確實分辨的出她身上不同於其他人形的味道。

也許是酒精作祟吧,她突然很想湊近一些,再多汲取AK12身上那清香而自然的氣味。

「94...94...?」AK12微微搖晃著AN94的身體,讓後者忍不住皺了皺眉,AN94輕哼一聲,努力睜開那半睜著快要閉上的雙眼,她想起身自己走,而不是被12扶著,卻險些向前撲倒。

「喂...」AK12趕緊將她的身體支撐住。

「放..開我...」AN94的聲音變得飄渺起來,「我可以自己走...」

AN94當下有一種很奇怪的感受,也許是反抗AK12所致的。

她很少反抗AK12,幾乎沒有過,除了一次。

AK12要她吻她。

-TBC...?

###

很少寫非原創感覺好難掌握兩人的性格...但是太喜歡這倆了忍不住還是寫了
希望沒崩太多
求輕噴()

少前/關於12和94的碎碎念

這對cp雖然不如其他來的刻骨銘心、胡亂揮刀,可是感覺還是有哪裡...
最近讀了海灘劇情的文本總覺得12沒有像想像中寵著94,而94也沒有想像中的平易近人,再加上塌縮點那段「這個情況下給AN94太多壓力她會受不了」和94對於12被砸中的反應,唔,感覺開啟了新世界(???)
原本想寫的東西越來越像OOC了嗚嗚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