浪花

es→凜緒/泉真/leo司
cp接受度大 基本上甚麼都吃
歡迎勾搭(*´ڡ`●)

///

前有五个:

老福特图堆量竟然只有10p啊....

*BGlog注意

【knights】迷路

不吃姜的江:

写不完了,一边做ppt一边整理成段子,存个档。


群口相声,忙碌之余的产物,看着玩吧。


最后一段凛绪注意。


————————


【迷路的knights】


树木葱茏的小山在夕阳下泛着光泽,像是加上了自然柔和的滤镜,并不让人厌烦的夏风绕着山体漫步,所有的植物都随之轻轻摇曳,这样美好的风景任谁都会想驻足观赏一番,然而在山间小路上的一辆银色小车根本没有任何停留的意思,只是一味地往前开。


 “我说,为什么我们到现在还在这座山上绕圈子,鸣君你的导航系统真的烂透了!”濑名泉终于受不了了,对着空无一人的山路恶狠狠的摁了摁喇叭,把一直在睡觉的朔间凛月吵醒了,发出不耐烦的咕哝声:“阿濑不要随便摁喇叭啊。”


“睡间你少啰嗦,再吵我就把你扔出去。”濑名的耐性已经所剩无几,毫无预警地拐了一个大弯,车里顿时一片尖叫。


“好痛!人家的脸都要被压坏了!”因为坐在窗边而遭殃的鸣上岚一边嗔怪一边把顺势黏在他身上的朔间凛月扒开,副驾驶的月永leo的脑袋也狠狠地砸到了窗玻璃上,缓过来后嚷嚷起来:“完蛋了,鬼畜的濑名出现了,我们都要死在这座山里了!我还没写出我的传世名作!我的小琉可还在家里等我!啊啊啊啊啊!”


行驶在山间的小路上,Knights第n次内乱又开始了,濑名唠唠叨叨的抱怨组合里居然只有他一个人有驾照,结果任劳任怨的开了这么久的车还被鸣君的导航各种误导;朔间立刻嘲讽旅行开始的时候可是阿濑自己说要用鸣君的手机来导航现在又抱怨起来真不像话;月永开始煽动司机用妄想来解决这个问题结果得到了一个暴栗;鸣上则在担心太晚了会不会有劫匪过来把他们全部劫走。


在这样群魔乱舞的氛围中,心累的朱樱司又一次感受到了自己身上的责任。


于是他深呼吸一口气,严肃地拍了拍濑名的椅背:“前辈们,现下当务之急应该是讨论一下怎么才能成功到达温泉旅馆吧?所以我们应该尽快商量出一个合理的对策,而不是进行毫无意义的争吵。”


四个前辈安静了一瞬,终于濑名嘟囔了一句“明明只是一个司君而已”,下一秒除了不按常理出牌的leo,其他人的神情都多多少少冷静了下来。


“泉如果觉得人家的导航不好的话,就试一下小凛月的?”岚柔声建议,凛月无精打采的半闭着眼睛重新酝酿睡意:“我的导航app和小鸣的是一样的,换不换都无所谓啦。”


突然,两个人都望向朱樱司。


司打开自己的手机,发现基本上都是美食和英语相关的app,羞愧的开口:“呃••••••不然我下一个新的导航?”


濑名叹了一口气:“算了,这里信号不好,等司君下载好不如继续用鸣君的。”


信号确实不怎么好,导航很久都没声音,如果不是现在没有什么分岔路濑名一定会提出回去的意见。如今他们也只能看似很有方向实则漫无目的的往前开,偶尔会有一些小村落出现,没有人关心这辆车究竟要开往何方。


他们是下午四点出发的,旅行刚开始的时候leo非常的兴奋,扒在窗上睁大眼睛四处望还一边大声喊着 inspirations一边随手拿出车主濑名泉早就准备好的纸笔歪歪扭扭的作曲;凛月一上车就很有经验的坐在后排中间盖好外套戴好眼罩睡觉;濑名开车不喜欢和别人说话,一直在很认真的观察路况,车上正经聊天的只有鸣上和朱樱——然而几个小时后,除了开车的,人人都是朔间凛月。


作为knights最靠谱的存在,鸣上岚觉得问题应该出在那个分岔口上。


下午五点多的时候,在导航的指引下他们来到了连接两个城市之间的公路,开着开着濑名忽然把车停了下来,顿时leo不作曲了凛月醒过来了岚和司不说话了,大家纷纷看向司机濑名泉。


濑名皱眉,轻微的露出了为难的表情,导航又一次发出了冰冷的电子音:“前方左转。”


他们现在处在一个分岔点,左转是一条颇有些崎岖的山路,往前走则是平坦的公路,濑名知道原则上应该听导航的,但他潜意识里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


“我们决定要去的那个旅馆应该是在山里?”鸣上岚翻开宣传册,上面赫然印着山雾缭绕着的温泉,“而且泉当时选择的好像是最近路线?最近路线总是要走些小路的哦。”


“这时候重新走高速好像不太现实,阿濑肯定不想浪费那么多汽油吧?”凛月懒洋洋的应和。


基本没有常识的司和leo表示你们说啥都对。


濑名还是觉得不太对,尝试着往公路上拐,结果导航直接就开始报警:“您已偏离路线!您已偏离路线!”


这下真是大危机了,凛月和岚的意见都是听导航的,主导权却在濑名的手里。Leo提出让妄想填满我们的困惑,被所有人坚决否决。


然而最后主意还是Leo提出的:“干脆在讨论组里扔硬币吧,正面就听濑名的,反面听凛月和鸣的!”意外地得到了一致赞同。


于是几分钟后,司在四个前辈期待的眼神中紧张的摁下发送,讨论组的界面立刻出现了一个旋转着的硬币,下一秒硬币便停了下来,赫然是反面。


宇宙☆:哇哇哇我们要上山了!接下来外星人降落,怪兽出没,呜啊啊啊越来越多的inspirations要溢出来了!


超~烦人:警告,如果敢写在车窗上的话我马上亲手送你上宇宙:)我还是觉得不太对(谁又瞎改我的备注名赶紧给我站出来)。


真~君的家属:阿濑,愿赌服输哦。


女王:安啦~不会有事的,要相信我们的小幺呀~


Snack戒断中:为什么大家明明就在一辆车里,还要在讨论组里互发消息••••••


事已至此,也没有别的办法,讨论组的消息还在不断更新,濑名把自己的备注名改回去后就退出了聊天界面,转动方向盘,走上了那条崎岖的山路——一转就是两个小时,并没有看到温泉旅馆。


“事实证明司君果然还是一个拖后腿的,根本就不可靠。”太阳收起最后一丝光线的时候,濑名泉下结论。


“泉不要这么严厉啊,小司司都要哭了哦~”


 【关于濑名泉的路痴属性】


“这个地方我们好像来过吧?”朱樱司扒着窗户往外看。


“好像是的哦,看看看,那棵大树。”鸣上岚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指着前方一棵老榕树。


“其实我们已经已经来过三遍了。”凛月半睁着眼睛冷笑。


“呜哇,不会是遇到鬼打墙了吧?”leo受到感染,也和朱樱一样扒着窗户往外看,“虽然已经没有了对于过去的记忆,但我的直觉告诉我好像真的来过诶!好神奇!”


“你们真的好烦啊闭嘴好吗!!!!!!!!”


【赶鸭子】


朱樱司两眼放光地看着鸣上岚:“真的吗,鸣上前辈小的时候也玩过这种游戏吗?”


鸣上岚脸上泛着母性的微笑,越过凛月捏捏小幺的脸:“是的哦,我们小的时候都会被父母带到公园去和鸭子先生玩耍。”


“marvellous!没想到庶民的生活那么精彩,司也想和鸭子先生一起玩!”司捧住脸,满怀期待。


濑名重重的咳嗽了几声,凛月把头埋进外套里笑得全身抽搐,只有鸣上岚还是一脸自然:“可以的哦,需要姐姐帮忙吗?”


“司已经长大了,希望鸣上前辈不要太溺爱司了!”朱樱司兴致勃勃的打开车门,小心翼翼地往车头聚集着的鸭群走去。


【凛月的大冒险】


天已经黑透了,男子偶像天团knights依旧困在山里。


在车里吃过晚饭,大家开始友好的玩起了真心话大冒险。


几轮过后,矿泉水瓶传到凛月的手里的时候leo停止了拍手,他毫不在意的打了个哈欠:“诶,是我啊。”


“啊哈哈哈哈,终于到凛月啦!真心话还是大冒险,让王来帮你决定☆”leo跃跃欲试,其余人也露出了“快让王来帮你决定吧”这样期许的眼神。


“才不要,和小鸣一起吃pocky就是王抽出来的吧,手气超级烂的,快把手机拿过来。”凛月少见的敏捷,在leo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拿走了手机,“哼哼,老人家今天要选大冒险♪”


他随意的摁下大冒险的选项,转盘转动,三秒后停下,指针指向“对通讯录排第一的人说我爱你”,他的嘴角微微的勾起,向大家展示结果的时候得意的神情根本收不住。


“果然,睡间每次选出来的都是最无聊的。”濑名一脸不耐烦,“算了,衣更君也在等你的电话吧,快点打别耽误时间!”


凛月眼角弯弯的掏出手机,干脆利落地拨通通讯录第一个人的电话,开了免提。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电话那头有点吵,衣更真绪的声音夹杂在其中有些听不清楚:“小凛?你们到温泉旅馆了吗?没出事吧?”


凛月没有回答他的问题,反而反问他:“真君这么晚还不回家,在干什么?”


另一边传来工作人员问候的声音,真绪小声回了一句“辛苦了”,嘈杂声远去,真绪的声音清晰起来,“录歌呢,刚录完准备和他们出去吃个夜宵。”


凛月看了濑名一眼:“阿濑让我代他向游木君问好。”


“嗯嗯,知道啦,你们还没睡?泡完温泉要记得吃个蛋,可舒服了,哈哈。”真绪的声音带着疲倦的沙哑,还是强撑出活力十足的样子。


“你好啰嗦啊,我又不是小孩子。”凛月不知道自己的眼睛此时微微垂下来,像是低眉端详自己的爱人,“吃什么夜宵啊很容易长胖的。”


真绪嗯嗯嗯的应着,好像有人过来找他了,凛月听到了明星的声音,一声很模糊的“阿绪”——在真绪准备开口的前一秒,凛月深呼吸,一字一顿以确保自己说的每一个字都让真绪听清楚:“真君,早点回家,我爱你。”


下一秒真绪就笑出了声,像是一无所获的小孩突然得到了一颗糖:“你干嘛啊。”


“没干嘛,就想跟你说。”凛月抿着嘴巴,“我爱你。”


两个人默契的沉默了一阵,给对方一个缓冲的时间。


“我也爱你。”真绪轻声回答。


凛月挂了电话,发现四个人神情复杂的看着他。


“看什么看,没见过谈恋爱啊。”凛月收起手机,“下一局可以开始了。”




ps:赶鸭子的事情是真的遇过,是很久以前上山拜访亲戚的一段经历,po主至今难以忘记被父上命令着下车赶鸭子的恐惧。

Fukase - 蘇州恋慕

> <

うたをうたおう:



蘇州(そうしゅう)恋慕(れんぼ)
so u shu u re n bo
蘇州戀慕

作詞:みきとP
作曲:みきとP
編曲:みきとP
唄:Fukase
翻譯:黑暗新星

お喋(しゃべ)りやめて 僕(ぼく)ら手(て)と手(て)を触(ふ)れたら
o sha be ri ya me te bo ku ra te to te wo fu re ta ra
若是我們停下言語 手與手相互觸碰的話
いとも易(やす)く恋(こい)に落(お)ちてしまうだろう
i to mo ya su ku ko i ni o chi te shi ma u da ro u
就會無比輕易地墜入愛河的吧
ザラメのしかれた白酒(ばいじゅう)に
za ra me no shi ka re ta ba i ju u ni
撒有粗糖的白酒
頬(ほ)っぺを赤(あか)く染(そ)められた始末(しまつ)だ
ho ppe wo a ka ku so me ra re ta shi ma tsu da
最終讓人染紅了臉頰

小雨(こさめ)の真夜中(ミッドナイト) 兎(と)にも角(かく)にも宿(やど)なし
ko sa me no mi ddo na i to to ni mo ka ku ni mo ya do na shi
下著小雨的深夜 總之無處可以下榻
格好(かっこう)つけても金(かね)もシカケもありません
ka kko u tsu ke te mo ka ne mo shi ka ke mo a ri ma se n
即便想裝樣子也是確實囊中羞澀
初(はじ)めて出会(であ)った二人(ふたり)は
ha ji me te de a tta fu ta ri wa
初次相遇的兩個人
酔(よ)ったフリして何(なに)をせがみあうのか
yo tta fu ri shi te na ni wo se ga mi a u no ka
佯裝醉酒又會向彼此索求什麽呢

聴(き)いてごらんよ 河(かわ)の清(さや)か
ki i te go ra n yo ka wa no sa ya ka
請聽一聽吧 這河水的清聲
見(み)てごらん静(しず)かな街(まち)の灯(ひ)
mi te go ra n shi zu ka na ma chi no hi
請看一看那寂靜的街燈
蘇州(そうしゅう)に浮(う)かぶ菊花(きっか)さえ
so u shu u ni u ka bu ki kka sa e
就連浮於蘇州的菊花
ときめかずにいられない
to ki me ka zu ni i ra re na i
也無法抑制自己的心跳

ねえこんなに好(す)きだと
ne e ko n na ni su ki da to
吶在夜晚破曉之前我確實地注意到了
夜明(よあ)け前(まえ)にちゃんと気(き)づいたよ
yo a ke ma e ni cha n to ki zu i ta yo
自己是如此喜歡你
ああ一生(いっしょう)で一度(いちど)
a a i ssho u de i chi do
啊啊這是我一生僅會謳歌一次
いや何度(なんど)でも謳歌(おうか)する恋(こい)だ
i ya na n do de mo o u ka su ru ko i da
不對是會謳歌無數次的戀情
ねえ明日(あした)も雨(あめ)なら
ne e a shi ta mo a me na ra
吶如果明天還下著雨的話
君(きみ)の傘(かさ)にお邪魔(じゃま)したくて
ki mi no ka sa ni o ja ma shi ta ku te
我想在你的傘下稍作打擾
ただじっと眺(なが)めたら
ta da ji tto na ga me ta ra
如果只是一直注視著的話
悪戯(いたずら)に君(きみ)は頬(ほほ)よせた
i ta zu ra ni ki mi wa ho ho yo se ta
你不止惡作劇般地將臉移近
どころか、ちゅんとキスをした
do ko ro ka chu n to ki su wo shi ta
還會深深地親一個吻

はじめまして。と白(しら)を切(き)るような顔(かお)して
ha ji me ma shi te to shi ra wo ki ru yo u na ka o shi te
初次見面。你帶著佯裝不知的表情
昨夜(ゆうべ)あんなに咲(さ)いた事情(じじょう)はなんだったの
yu u be a n na ni sa i ta ji jo u wa na n da tta no
明明昨夜綻放得如此熱烈
キャップの緩(ゆる)んだ紹興酒(しょうこうしゅ)が
kya ppu no yu ru n da sho u ko u shu ga
打開了封口的紹興酒
みっともなくテーブルに転(ころ)がった
mi tto mo na ku te e bu ru ni ko ro ga tta
不像樣地翻倒在了桌子上

あけないでくれカーテンを
a ke na i de ku re ka a te n wo
請不要將窗簾打開
消(き)えてはくれるな 幻(まぼろし)
ki e te wa ku re ru na ma bo ro shi
請不要消失啊 幻影
窓辺(まどべ)に流(なが)るる運河(うんが)さえ
ma do be ni na ga ru ru u n ga sa e
若是就連在窗邊流動的運河
僕(ぼく)らを分(わ)かつなら
bo ku ra wo wa ka tsu na ra
也要將我們分開的話

ねえこんなに好(す)きだと
ne e ko n na ni su ki da to
吶在夜晚破曉之前我確實地注意到了
夜明(よあ)け前(まえ)にちゃんと気(き)づいたよ
yo a ke ma e ni cha n to ki zu i ta yo
自己是如此喜歡你
ああ一生(いっしょう)で一度(いちど)
a a i ssho u de i chi do
啊啊這是我一生僅會謳歌一次
いや何度(なんど)でも謳歌(おうか)する恋(こい)だ
i ya na n do de mo o u ka su ru ko i da
不對是會謳歌無數次的戀情
今夜(こんや)もどうかな (ダメなら次(つぎ))
ko n ya mo do u ka na da me na ra tsu gi
今夜又如何呢 (不行的話便下一次)
ダメなら次(つぎ)の次(つぎ)でも
da me na ra tsu gi no tsu gi de mo
不行的話下一次的下一次也好
いま君(きみ)がその気(き)なら
i ma ki mi ga so no ki na ra
若是此刻你有那心情的話
僕(ぼく)の時間(じかん)は君(きみ)のものさ
bo ku no ji ka n wa ki mi no mo no sa
我的時間便是屬於你的

異国(いこく)の街角(まちかど) 巡(めぐ)りあえば
i ko ku no ma chi ka do me gu ri a e ba
若是在異國的街角 命運般地邂逅
ときめかずにいられない
to ki me ka zu ni i ra re na i
便無法抑制自己的心跳

ねえこんなに好(す)きだと
ne e ko n na ni su ki da to
吶在夜晚破曉之前我確實地注意到了
夜明(よあ)け前(まえ)にちゃんと気(き)づいたよ
yo a ke ma e ni cha n to ki zu i ta yo
自己是如此喜歡你
ああ一生(いっしょう)で一度(いちど)
a a i ssho u de i chi do
啊啊這是我一生僅會謳歌一次
いや何度(なんど)でも謳歌(おうか)する恋(こい)だ
i ya na n do de mo o u ka su ru ko i da
不對是會謳歌無數次的戀情
ねえ明日(あした)も雨(あめ)なら
ne e a shi ta mo a me na ra
吶如果明天還下著雨的話
君(きみ)の傘(かさ)にお邪魔(じゃま)したくて
ki mi no ka sa ni o ja ma shi ta ku te
我想在你的傘下稍作打擾
ただじっと眺(なが)めたら
ta da ji tto na ga me ta ra
如果只是一直注視著的話
悪戯(いたずら)に君(きみ)は頬(ほほ)寄(よ)せた
i ta zu ra ni ki mi wa ho ho yo se ta
你便會惡作劇般地將臉移近

今夜(こんや)もどうかな (ダメなら次(つぎ))
ko n ya mo do u ka na da me na ra tsu gi
今夜又如何呢 (不行的話便下一次)
ダメなら次(つぎ)の次(つぎ)でも
da me na ra tsu gi no tsu gi de mo
不行的話下一次的下一次也好
いま君(きみ)がその気(き)なら
i ma ki mi ga so no ki na ra
若是此刻你有那心情的話
僕(ぼく)の時間(じかん)は君(きみ)のものさ
bo ku no ji ka n wa ki mi no mo no sa
我的時間便是屬於你的
そしたら、
so shi ta ra
然後,
ちゃんと向(む)き合(あ)って、
cha n to mu ki a tte
我們便好好地面對彼此,
もう一度(いちど)、ちゅんとキスをしよう
mo u i chi do chu n to ki su wo shi yo u
再一次,深深地親一個吻吧


(so28288747)